letou

详情《第十七期》

发布日期:2016-10-01

国乐在路上——二胡在日本

 \  

    在日本,从没有人听说过二胡这件乐器、没有教材、没有学生,到如今的爱好者众多和名家满座。这背后凝聚着众多二胡文化推动者们的努力和汗水,他们是海外传播民族优秀文化的一股强大力量。同时也离不开众多海外二胡爱好者,他们的喜爱甚至热爱让这件中国乐器的魅力更加耀眼。正如著名二胡演奏家、中国二胡学会副会长朱昌耀所说的:“更多的外国人来学习二胡,而且学得好,甚至能够跟我们国内的学生、演奏者相媲美,我觉得这个是我们走向世界的一个很重要的标志。”


 
一支中国民族乐队在日本带火了二胡?


    2001年,“女子十二乐坊”在北京成立;


    2002年,“女子十二乐坊”亮相春晚舞台,走进大众的视野。


    2003年,这支由12位中国姑娘组成的乐队——女子十二乐坊,在日本迅速走红。首张专辑发行首日售出10000张,两个月内突破100万大关;2004年第二张专辑的发行刷新了销售纪录:在日本上市首日销量第一、上市第一周销量第一。仅在2004年,该乐团在日本二十多个城市举行了30多场演出,在日本创下了中国民乐的奇迹。

\

    据原女子十二乐坊成员、中国国家一级二胡演奏家霍晓君回忆,“当时女子十二乐坊的粉丝太多了,在银座差不多每十分钟就会放一次广告,特别有人气,可能最有人气的就是在日本了。”


    而“女子十二乐坊”在日本的火爆,也带火了一件中国传统民族乐器——二胡。


     为此,我们专门采访了几位日本的二胡爱好者,问及他们为什么喜欢二胡?得到的答案如出一辙——首先被二胡的声音吸引。“第一次听到二胡的时候大概是女子十二乐坊,当时就觉得二胡是很有趣的乐器,之后就在日本的电视剧中经常听到二胡的声音,所以就变得非常感兴趣。”“我是十五年前从电视上知道二胡这件乐器的,因为它的音色像女士一样好听,如同歌声一般”“我第一次听到二胡的时候从心底感动到了,就一直就想学习”……


二胡“大火”离不开背后的推动者


    然而,二胡在日本得到广泛关注,也不是一蹴而就的。除了一批演奏家在日本演出的影响力之外,背后还有一批推动者,为二胡在日本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

    上世纪80年代,在中国掀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赴美赴日留学潮,日本二胡振兴会会长、中国音乐学院客座教授武乐群,就是在那个年代来日本留学的。当他来到日本后,发现在日本根本没有二胡这个乐器,而且几乎很少有人知道二胡这件乐器。为什么没有二胡呢?带着这个疑问,这位本身来日本学习美术专业的留学生开始了他在日本的二胡推广之路。


    九十年代,武乐群开始参照自己以前学习的练习曲,用五线谱编写了包括日本民谣《故乡》《海滨之歌》等在内的二胡练习曲。就这样,他在日本出版了第一本二胡教材,这本教材在日本再版了30多次。此后,武乐群开始在日本演出、教学、出版二胡作品。


    同是那个时期的留学生刘福君(现任日本二胡振兴会副会长、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胡琴专业委员会理事),于1990年来到了日本,二胡专业出身的他一边求学,一边打工,在业余时间经常去做一些推广二胡文化的事情。刘福君回忆说:“我们开始都是义演的,说起这个我做了很多,我们熊本县的老人院,我基本都去过。让日本人欣赏到这个乐器,我们介绍乐器、介绍中国的曲子,就是一点儿一点儿让大家对二胡有所了解,所谓的对二胡了解就是大家知道我——有个叫刘福君的留学生,拉二胡拉得很好。”

\

    毕业以后的刘福君,在日本九州继续艰难地开拓着二胡的推广事业。他自己开办音乐教室,用了三四年的时间,把整个九州各个县,都跑了个遍,最开始的时候,只有一两个学生,而且要驱车三四个小时去教他们,但他都坚持下来了。


背后的推动者们并不孤单


    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二胡演奏家开始在日本活跃起来,日本的百姓越来越多的接触到了二胡这件乐器。中国国家一级演员朱昌耀,是较早来到日本演出的二胡演奏家,他对日本的传统乐器文化也比较熟悉。“拉弦这块是缺的,它们有一个叫cucol(音),就是胡弓,一种拉弦乐器,但是那个拉弦乐器的音乐表现力,要比我们中国的二胡要差很多。”朱昌耀介绍到。


    到了二十世纪初,女子十二乐坊在日本的出道,更是让二胡风靡日本。随着文化交流的频繁,2005年,武乐群成立了日本二胡振兴协会,开始创办二胡音乐会,邀请中国著名二胡演奏家来日本演出。而此时,刘福君的学生也由一两个变成了200多位。


    演奏家们精彩的演奏,让日本听众感受到了二胡音乐的魅力。除此之外,二胡在日本可以被广泛接受,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第一个就是它的节奏比较慢、音域比较低,音色、表现力等都比较适合日本人的心态。第二个就是因为都是亚洲文化,欣赏音乐的习惯差不多。第三个则是因为二胡悠扬舒缓的音乐可以让人放松心情,释放年轻人在社会角色中的压力。


    其实,与此同时,二胡也吸引了大量老年人的喜爱。霍晓君老师有一个88岁左右的学生,每次来上课的时候,一手拄着拐杖,另一只手推着一个买菜用的手推车,上面放着二胡,她是从心底里喜欢二胡。刘福君老师也有一位年纪很大的学生,有96岁高龄,已经学习了六年二胡,虽然拉得不是太好,但非常努力,每天一个人要练好长时间。这些执着的老人令人钦佩、令人感动,二胡或许已经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同时他们也认为拉二胡是对健康有益的,可以锻炼脑子和手指的灵活度。


    对于二胡在日本的兴盛,朱昌耀认为:一方面是中国的二胡演奏家来到日本以后对二胡的传承,这个功不可没,另一方面是热爱二胡的民众,他们通过对二胡的了解逐渐喜爱二胡。据说,目前在日本学习二胡、喜欢二胡,或者能稍微拉一点的,估计达到20万左右的人口了。


中国知名赛事走进日本


    2019年7月,中国知名的民乐比赛——“敦煌杯”二胡大赛首次走进了日本,二胡振兴协会作为主办方之一,已经65岁的会长武乐群又开始了忙碌。他认为,虽然做这些活动都是没有收入的,有时候可能还要赔钱,但是这是一种命运的驱使,让他觉得应该做下去。

\

    “20多年前手画教材的时候,是觉得作为一种玩,但是20年后,我倒觉得在潜意识里,二胡已经是你生命中的一部分,是你的使命,是你的一种义务。”


    7月24-26日,由中国乐器协会、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北京华夏璇音艺术传播中心、NPO日本二胡振兴会、“敦煌杯”中国民族器乐比赛组委会联合主办的“敦煌杯”全日本二胡大赛于在日本东京顺利举办。此次“敦煌杯”大赛是目前在日本举办的面向日本本土选手,涉及范围最广,参与人数最多的一次专业二胡赛事,从中也可以看出二胡在当今日本发展的一个缩影。

\

    比赛特聘了来自中国本土和旅居日本多年的二胡演奏家与日本知名音乐家组成专家组,进行了权威客观的评审。比赛包括独奏、重奏两个竞赛单元和“敦煌杯·二胡缘”音乐会两部分。选手北至北海道、南至九州岛,有中小学生,律师、医生等职业的爱好者,也有考入中国专业音乐学院的留学生、哔哩哔哩网站知名动漫音乐博主,可谓卧虎藏龙。选手年龄跨度更是令人惊叹——最小的只有八岁,最年长的已近八十。


    选手中,一位14岁的小女孩大田円奈告诉我们,她第一次遇到二胡是5岁,当她看到母亲朋友的女儿拉二胡的姿态时,就觉得“好帅啊!”,就对二胡产生了兴趣。于是7岁便开始学习二胡,这一学就是7年。


    还有一位残疾人选手令人印象深刻,身体原因她只能坐在轮椅上,但她对二胡的热爱也让她获得了正能量。她喜欢二胡的原因,除了二胡的音色,还因为能坐着演奏,在拉二胡的过程中能带给她环游世界的心情。她认为二胡是一种能立即把多种多样的感情表现出来的乐器,她说:“欢快的、悲伤的、鼓舞人心的甚至能有种在运动的感觉,根本不会腻!”


 
    在未来,二胡这件中国传统乐器,在与日本文化的碰撞下,又会发展出怎样的文化内容呢?涓涓细流,终成江河,期待二胡艺术在世界舞台呈现更多精彩。

新闻中心| 关于我们| 经销商网点| 消费者维权| | 设计制作:魔方设计
联系我们 上海市闵行区联明路400号 TEL:021-54867570 FAX:021-54865771
沪ICP备14009875号
Copyright © 上海民族乐器一厂 All rights Reserved.

沪公网安备 31011202005791号